玉水明希

开个小号,自己写点东西玩玩~

闲人琐事(一)①

※ Only 韩叶 / 喻黄,BG 微张楚

※ 各种私设,灵异题材,有部分为亲眼所见之事改编,涉及专业词汇全部是百度

※ 不虐,无肉,不会起题目所以是乱起的



一、人算不如天算①

 

开业时间定在五月初七,营业执照早已办好,在此之前叶修和喻文州每日可做的事就只剩布置货柜商品和打扫卫生,苏沐橙则负责去采购锅碗瓢盆床单被褥。新店在做开张前的准备,合买的两套住所也是才刚刚做完装修,除去大件家具是大伙商量着定下来,叶修和喻文州说女孩子心细,于是小件家用则全部被苏沐橙一个人揽了去。大家分工合作,就可以早日搬到自己的房子而不必再租住别人的屋子了。

 喻文州正要和叶修商量去办几个工作专用联系的手机号,还有用来接受委托的QQ和微信也要重新弄,就听见叶修那万年不用的手机铃声响了。叶修瞥了眼来电号码,对喻文州点了点头,走出去接听电话。喻文州还在思考有什么还需要置办的时候,就见叶修已经挂了电话走了回来。

 “这么快?”喻文州有点意外,他隐约听到叶修喊了声‘妈……’,想着是叶修的母亲想儿子了所以打电话话家常来着,没想到这约摸也就一分多钟的时间就结束了通话。

“还没开张就有事要干了,我妈给介绍了一活儿。”叶修此刻的表情似乎有点拒绝。

“有生意接不好么?”喻文州停了停,“对象是熟人?所以觉得不好处理么。”

“嗯,论辈分我叫姨奶奶,说是她的儿子也就是我的表叔出轨找了个年轻妹子天天在外厮混,好像魔怔了一般,最近还把工作辞了,在家嚷嚷要开创新人生。我姨奶奶怀疑她儿子被诅咒了,所以我妈让我去瞅瞅。”叶修此刻感觉头有点疼。

 

此刻喻文州算是明白叶修为什么头痛了,因为说到感情这方面的问题,大多还只是人心作怪的缘故,又可能是前世前几世的冤孽来报仇的,亦可能是有缘无分之类,其中纠葛无数牵绊不断的那种。当然世上总会有人使用歪门邪术强行修改介入,看起来是如愿以偿了,却不知引起的蝴蝶效应需要用好几个人几生几世去了却。眼前叶修这表叔出轨的问题若只是本人心性不善,或者是与这出轨对象是前世因缘今生了结,让叶修如何对他的姨奶奶劝说,总不能来一句他们前世冤孽债还清了自然就好了。

 “你这和我抱怨,其实是想我和你一起去吧。”喻文州笑了。

“哎,这里也忙得差不多了,张新杰过两天也过来了,沐橙购物那是不喜欢人插手的,你就陪我走一趟呗。”叶修是丝毫不介意喻文州戳破他的心思,他是想着万一他姨奶奶说到情绪崩溃,安慰人还是安慰老年人可不是他的长项,这时候是非常需要像喻文州这样心思细腻性格温和的人在场的。

 “那你姨奶奶是在哪?”喻文州问。

“不远,嫁去G市了。说起来,你和少天都是G市人吧。”

“是啊,原本我就想离家近点,但是大城市竞争激烈啊,而且还有诸多不便。”

“那没关系啊,这边发展起来可不差,而且我们新家依山傍水,在G市这个价格根本买不到,你想都不用想!反正看样子我们是免不了像以前到处出差了,你定期回家照看也不是不行。”叶修安慰到。

“这我知道,这不是感叹一下么。不过我没想到你也跟我一样在这里买房,还买在我们对门,少天还整天嘚瑟说是你舍不得离他太远。”

“呸!你少在这里秀,他分明就是醋你你会看不出来?”叶修对喻文州动不动就想小秀一下恩爱的行为表示不齿,但随即认真地说到,“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一个B市土著为什么非要从皇城墙根下跑来这里呼吸城市开发的沙尘暴……唉,到底,还不是和你一样么。”

“可是我听闻伯父伯母已经知道了,不也没为难你么。”喻文州不解,“我家里还不清楚情况,我和少天也决定不提了。”

“那是我爸妈知道我性子,硬着来只会把人逼得更远,也不是没尝试过特殊手段,都被我化解了嘛,他们索性就和我比耐性磨时间。你看起来的没有为难我,是因为三年前那事儿,看到老韩拼了命为我做的,也看到我真的差点丢了一条命。不然我现在哪有那么容易全身而退,到底是一家人,也不能强迫他们妥协,只能就先这样子委屈老韩来A市陪我了。”

“就这样我也是羡慕你的,现在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喻文州接着说起了正事,“我们什么时候动身?要先买车票吧。”

“明天吧,早去早回,不然张新杰到了我俩都不在扑了个空,可要碎碎念了。”

“新杰又不是少天。”

“原来你也会承认少天是话唠呀。这家伙怎么现在还没来,是要偷懒么?!”叶修控诉。

喻文州无语,心想说叶修你有立场说人偷懒么,你自己还不是一样。

 

— — — —TBC— — — —


评论
热度(49)

© 玉水明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