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水明希

开个小号,自己写点东西玩玩~

闲人琐事(二)①

※ Only 韩叶 / 喻黄,BG 微张楚

※ 各种私设,灵异题材,有部分为亲眼所见之事改编,涉及专业词汇全部是百度

※ 不虐,无肉,不会起题目所以是乱起的


二,失踪的韩文清①

 

房间里出现了短暂的沉默,半晌叶修才开口问张新杰,“失踪多久了?”

“一天半。”

 

一天半,对于一个普通人在不熟悉的环境下突然失联是可以算成失踪的,但是像叶修韩文清这种特殊行业的人,会因为某些任务有一段时间没有联系失去行踪根本不是什么奇特的事。到现在为止,叶修最后一次和爱人联系是两天以前,是韩文清接了个委托而去到了某个山村里,刚安顿下来就给他发的报平安的短信。第二天叶修和喻文州就坐上往G市的动车去拜访姨奶奶了,两天内两人也没有联系过,在工作中他们还都保持着无事不会找对方的方式。叶修摸了摸挂在脖子上的戒指,心想有些习惯是真要改了。

“老叶,你别太担心。你们到之前我们讨论过,觉得老韩应该是误入了什么环境,暂时被困住了。”一旁的黄少天看着叶修不说话,以为叶修被吓着了。

叶修拍拍黄少天的手臂表示自己没事,转头过去询问张新杰:“老韩接的什么活?”

“我也是今天下午才问明白,这委托人的祖宅说是在翻新的时候总出一些奇怪的状况,先是刚上了水泥加固的土墙突然就塌了,也没刮风下雨也没被车辆撞击,再然后委托人的母亲在院子里监工的时候不知道从哪掉下来的木块砸了额头一口子,顿时血流满面幸好没有伤及性命。另外还有些奇奇怪怪的意外发生,听说在此之前已经请了好几位有能力的大师去看了,却是没有任何效果,反而是越演越烈,最后通过关系找到了韩队这里。”

“对方什么人?”叶修眉头皱了起来,

“某市的二把手,他的身份我只能说这么多。”既然是特别渠道来的委托,自然委托人的身份是不可以暴露出去的。

张新杰是极其守行规的人,不过他知道以叶修的能力想知道也是非常简单的事,所以叶修也没有去强迫张新杰开口,“你是怀疑……?”

“一开始我们寻不到人时也是这么怀疑的,可是情理上却是说不通。从现场的痕迹分析来推测不像是行内的人下手,还有就是这次失踪的其实不止韩队一个,还有两个普通人。一个是县委办公室主任,是个女的,一个是村里的干部,都是来作陪的。”张新杰知道叶修指的是三年前他被人设计为了躲避追踪而搞了一次失踪的事,大家原本就怀疑韩文清的失踪是不是和当年叶修的遭遇一样。

“噢?....”叶修有点意外,他知道张新杰在业内以严谨著称,尚带疑问的绝不会随便下结论。一般同行出手,尤其是针对他们这类在特殊机关部门工作的人,是不会牵涉不相干的老百姓一起的,无关的人牵涉进去越多就越麻烦,所以张新杰才排除掉是打击报复才失踪的可能。

“那边说是派了村民去找了,暂时还没消息,对方也是怕引起不必要的骚动只说是去山里摘果迷路了。”

“他没带人去?”

“带了秦牧云,他在学习看周围的风水脉络,所以韩队说要出去转转时他就没跟着。可惜这孩子年纪还小,意识到人不见了也是慌了神,急忙联系了上头,现在张佳乐前辈已经在赶过去的路上了,我也是七个小时前才知道。”

“什么方法都试过了吗?”叶修又问,

“基本都试过了,就因为找不到我们才会怀疑过是不是和你一样了,但是从现场表现的种种迹象又实在不像。”一向喜欢絮絮叨叨的黄少天才开口说道,这次事件实在太棘手了,从叶修喻文州坐下开始谈话的气氛就越来越严肃,像是空气随时会冻结成冰似的。

“我打电话给江波涛拜托他找人,他回复我说周泽楷试了三次都感应不到老韩的灵魂能量场。”苏沐橙说。

这话其实是已经说得相当严重了,人就是死了都会有灵魂,转世投胎都有迹可循,哪怕三魂七魄有残缺那都是有存在的,这感应不到了就是魂飞魄散了。

“现在就王杰希占了一卦说是看不到具体位置,但是人目前平安。”黄少天补充道。

“要不我今晚做个仪式试试看,可惜现在是下弦月,怕是不准。”喻文州此时提了一个建议。

“就是找个人而已,要不要这么兴师动众啊。”虽然失踪的是自己的爱人,说不担心是不可能的,但是叶修觉得这样的阵仗是不是有点大了,准确说来这失踪都不到两天,就搞得鸡飞狗跳一样,感觉有点夸张。他还是相信以韩文清的能力不会轻易受制于人或是哪一型号的妖精鬼怪的。

“不止为了老韩,也是为了自己。”喻文州话说得明白,他们的出身注定会知晓不少本不该知道的秘密,这只有三十多年历史的有关部门,从建立到现在又不是没出现过因为知道太多真相的人遭了意外这种事,甚至有的是无意得罪了谁而平白倒了霉,就算大家都是能人异士又如何,也总有大意失算的时候。就像当年叶修失踪的缘由还能寻到个起头,那其他人也保不齐什么时候就触犯到了别人的利益了。大家都是有父母亲人的,不为自己着想也要为家人着想。对于他们而言,鬼不是最可怕的,人才是最可怕的。也就是这样那样的原因才会促使大家抱成了团,一旦有谁遭遇了不测大家都会出来帮忙。

 

叶修这时候与其说是担心,更不如说是自责多一些,他竟然察觉不到自己的爱人出了意外,更没察觉爱人的灵魂能量等于被封印一般不存在于世界上。但是叶修在自责的同时又对自己能找到韩文清十分有信心,就是那种别人都找不到,他一定能找到的信心。叶修这么想着,立刻就有了办法。

“叶修?”喻文州见叶修没说话,轻轻唤了一声,

“我没事,先休息一下,也快吃饭了。剩下的,让我来。”此刻叶修的眉头终于舒展开来,恢复了他一贯的自信表情。

 

— — — —TBC— — — —


评论(3)
热度(41)

© 玉水明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