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水明希

开个小号,自己写点东西玩玩~

闲人琐事(六)④

※ Only 韩叶 / 喻黄,BG 微张楚

※ 各种私设,灵异题材,有部分为亲眼所见之事改编,涉及专业词汇全部是百度

※ 不虐,无肉,不会起题目所以是乱起的



六、班门弄斧④

 

这大概是喻文州和苏沐橙度过的最为清闲和无聊的时光了,两个人开始还能边喝奶茶边聊天,最后变成一个发消息缠绵恩爱一个消耗自己流量看偶像剧了。

好不容易熬到吃饭的时间,男孩子们早就下课回来,看到‘表哥’‘表嫂’还特热情地打招呼。受喻文州嘱咐,男生今天拉着舍友们去了南食堂。

而喻文州和苏沐橙则前往北食堂一探究竟。

 

当他们脚刚踩进食堂大门,别说喻文州,就连苏沐橙都闻出来了。扑面而来的是一种很特殊的气味,一种本不该出现在普通生活环境里的气味。

“哟,这连一点遮掩都没有啊。”苏沐橙学叶修语气嘲讽。

“这大概就是自信吧。”喻文州倒是淡然一笑,他闻到这个味反而是不紧张了。

“这是曼陀罗吧。”苏沐橙说。

“曼陀罗只是其中一味,目的是菜色更吸引人。”

“要菜色更吸引人还不如放罂粟,曼陀罗香味比不得吧,我记得就大曼陀罗的味道好多人都受不了。”苏沐橙虽然没有专修过毒性药理,但基本的还是知道的。

“这是因为用途不一样。”

北食堂的菜品还是很丰富的,热菜冷菜还有烧卤,大致数了数有三十多种选择,看来学校的后勤保障还是挺不错的。喻文州跟着学生队伍慢慢往前挪,他不是要点菜,而是在寻找有问题的那个菜品。苏沐橙默默跟在他的身后不作打扰,这已经是喻文州擅长的领域,她只要从旁配合就好。

喻文州走了一圈就确定了目标,他事先已经问男生借到了饭卡,拉着苏沐橙去拿了两个餐盘点餐。

饭点时间食堂人真是多,他们站了好一会儿才等到了一个比较角落的位子。原本想小声议论来着,可是嘈杂的环境让喻文州这么文静的人都差点用吼的。看着喻文州这样子,苏沐橙差点笑死。

喻文州点了三肉两素,回锅肉、宫保鸡丁、清蒸排骨,素菜是清炒莴笋和清汤白菜,苏沐橙点了两肉两素,萝卜炖牛腩、醋溜土豆丝和清炒生菜,让喻文州咋舌的是,苏沐橙另个肉菜是点了一个有他手掌大的酱猪手。

“哎呀,好久没吃了呢,这颜色看着就馋人。”

这肥嫩的猪手让被晒了小半天太阳的喻文州只是看着苏沐橙在吃他嘴巴就腻味了。

“你就吃这么点够么?”苏沐橙说。

学校食堂的餐盘都有分几个格,喻文州只吃排骨和两个素菜,另两个肉菜放置在单独的格子内,纹丝不动。

这两个肉菜就是被喻文州抓到的有问题的两个菜肴,苏沐橙是觉得喻文州既然不会去吃,就应该多点一点,男人自然是吃得比她多些的。只是喻文州的下一个举动让她着实没想到。

喻文州把正经晚餐吃完后,就开始吃那两个问题菜肴。

“文州!你……”苏沐橙吓了一跳。

“没事的,一会和你说。”

喻文州说完苏沐橙也就不再多说,喻文州继续吃着,她就观察四周看看有没有可疑人物。她心想这必须是厨师或者是负责调料配菜的人能动手脚,那些在橱窗打菜可能也有炒菜的,不过就刚才给他们打菜的一拨人确定是无关的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喻文州吃完了,还喝了口汤。

“都说食堂的汤是洗锅水,我看这里还是做的不错的。虽然兑水严重,起码骨头是新鲜的,冬瓜也清甜,没加过多味精。”

“喻美食家果然不是浪得虚名,蓝雨的食堂看是把你的嘴巴给喂叼了吧,蓝雨食堂的汤就不是洗锅水了么?”蓝雨食堂在单位里是出了名的,就连总局的都比不上。

“蓝雨的例汤最少也要熬五个小时,更不用说是特殊药用的炖盅了。”喻文州介绍。

“知道啦!下次去你可得请客。”苏沐橙对着他挤挤眼,“一说美食就没完没了,好了,说正事。”

“你不用担心我吃了这两个菜有什么副作用,对于我而言就跟吃补药一样。”

“你别伤着自己就是了,你要有点啥少天可不得劈死我。你是不是要通过这个来追踪对方的下落。”苏沐橙猜测。

“聪明。”喻文州说,“我专修巫术,别说草药,毒虫毒蛊都品过不知道多少,吃到这些反而能增进修为了。”

“啧啧,你真可怕,下毒毒你都死不了。”

“我们通常通过施法痕迹寻找施法源头,往往会因为时间久远,施术人水平高超或者客观环境改变而增加难度,甚至中断线索。但是下蛊不一样,因为蛊是通常有用饲主的血掺和药物培养,而且少不了饲主的控制,所以有人中蛊或者中降头,其实是很容易找到是谁做的。”

“所以你现在能感应到罪犯在哪了?”

“八九不离十了。”

“那…现在去抓?”

“不,这个没伤人命,贸贸然行动不妥当。”

“要不向上申请,请求特殊出警。”

喻文州还是摇头,苏沐橙不解。

“学生太多,虽然这个人水平不高,一旦打草惊蛇,怕是会被逼得狗急跳墙。”

这么一说苏沐橙就明白了,这里是学校,闹出骚扰可就不好了,他们总得保障好无辜群众的生命安全,怎么处理肯定得详细计划。

“而且这个罪犯不是人,你到时可能会看到一个老妖怪。”喻文州又说。

“啊?”

“先回去吧,明天上午我们再来。”

“噢。”

“还有就是...”

“嗯?”

“你要是真下毒我还是会死的。”

“……”

喻文州和苏沐橙并没有返回家中,而是在学校周围的酒店歇了下来,期间喻文州去了一趟药店,苏沐橙则回房间准备收敛人身气味的烟粉。

 

第二天两个人都睡饱了才起床,因为睡得比平时多些,苏沐橙的脸看着有点水肿,自己嘟嘟囔囔地跟喻文州抱怨,喻文州等她唠叨完了就把自己的计划告诉了苏沐橙。

“你不是怕引起骚乱吗?!”

“此骚乱非彼骚乱。”喻文州假装神秘。

为了计划顺利实施,他们还是很慎重把男生叫了出来,继续以亲戚身份在学校晃悠,等待的时间里还和男生的辅导员聊上了。家长来访,老师定是给予重视,苏沐橙一回头就能看到男生一脸黑线的表情。从办公室里出来,男生还吐槽要不要这么演戏都演全套啊。喻文州笑而不答,只是告诉他问题很快就能解决,前提是不能泄露给其他人听。男生一口答应,只是他提出和两人行动的要求被驳回了。

“好久没用这个技术了。”喻文州感叹。

“我也是头一次见识。”苏沐橙跟着一起感叹。

“叶修也会啊,你怎么不让他演示给你看?”

“对任务没用的操作他都不会秀。”苏沐橙摊手。

只见喻文州折了只纸蝴蝶,用己血加持后,这纸蝴蝶竟然活了起来,扑腾着翅膀向外飞去。坐在北食堂附近的小公园里,两个人等着纸蝴蝶飞回。

此时离食堂正式开饭的时间只有半个小时,下课早的学生不管食堂上了几个菜都跑来等着了。

纸蝴蝶大约出去了不到十分钟,竟领着两只真蝴蝶飞了回来。这两只蝴蝶苏沐橙也认不得是什么品种,但是一只翅膀金黄有纹络,一只则是深蓝色的翅膀,都非常漂亮。

喻文州伸手摸了摸纸蝴蝶,纸蝴蝶随即落在他的手心就不动了。而跟来的两只真蝴蝶则乖巧地停在石桌上。喻文州很小心的把小瓶子的药粉洒在蝴蝶的翅膀上,细细薄薄的一层,肉眼不注意还真看不出来。

“去吧,谢谢。”喻文州对蝴蝶说道。

两只蝴蝶立刻飞了出去,它们并不是飞回大自然而是飞进了北食堂里,像是自动寻径一般穿过玻璃橱窗口,在放置晚餐的菜盘上飞来飞去。

“哇!蝴蝶!”

“好漂亮!”

“要不要抓起来!”

人们纷纷惊呼,更有好事的食堂员工和学生想要把这两只漂亮的蝴蝶抓起来。只可惜蝴蝶们飞行轨迹飘忽不定,转了两圈就离开了,绕过几棵大树飞回到喻文州的面前。喻文州再重复刚才的动作,蝴蝶再飞了两个来回,总算把药粉都用完了。

喻文州的药引起的骚动比苏沐橙的想象大多了,当晚学校男生宿舍里纷纷出现集体呕吐腹泻的状况,刚回到家的学校领导们凳子还没坐热就急急忙忙赶回学校处理紧急情况。校医室都塞满了人,没一会校园里都是救护车的警笛声。

“大家都说叶修是腥风血雨中的男人,我看你也不逞多让吧。”苏沐橙称赞。

“只要是吃过带蛊的菜的人,都会腹痛呕吐,把脏东西排泄出来对他们来说是好事。”喻文州一点儿把事情闹大的愧疚感都没有。

“走吧,我们去抓人。”

这时候苏沐橙的药烟就派上用场了,对方虽然是喻文州口中的低手,但也不是可以掉以轻心的对象,所以熏一下药烟遮掩身上的气味还是很有必要的。

喻文州不知从哪又掏出一个瓶子,里面爬出了一条二十厘米长的蜈蚣,苏沐橙看到身体还抖了一下,蜈蚣听了喻文州不知说的什么,就爬出去了。

“我们跟着就好。”喻文州说。

 

“到了。”

他们一路跟着蜈蚣到了教职工宿舍区,西边有一处比较老旧的平房,看来是学校早年的旧宿舍楼。一个穿着厨房白色工作服的人站在那儿,已经不用喻文州和苏沐橙多加试探,这就是他们要找的人。

“我和你们无冤无仇,你们为什么要作弄我!”对方叫道,完全不怕嗓门大被别人听去。

喻文州扫了眼周围的环境,亮灯的窗很少,在平房住的人看来不多,这人住的又是靠近围墙的一间。

“这些孩子们也和你无冤无仇,你又为什么作弄他们。”喻文州平心静气。

“我又没弄死他们!”对方明显不服气。

“你通过下蛊吸食男生的精气,来维持自己的寿命和样貌,虽然剂量很轻微,但是数量很庞大,看你的手纹,你现在都已经有两百多岁了吧。”

对方听到喻文州的话非常震惊,竟一时开不了口。

“剂量轻微虽不致死,但是这些孩子几乎天天都在吃,你是觉得年轻人身体好能自己代谢出去,却不知人体质分千种,有人无事有人却会中毒,你添加了曼陀罗刺激人体的兴奋感,甚至画蛇添足加了骨粉,我看一百年前你都不是中国人吧。”

“你到底是什么人!”对方的表情已经不单单是惊恐了。

“这重要么?”喻文州也不打算和对方啰嗦,“我劝你收手吧,看你不愿伤人也能证明你心有善意。懂得那么多歪门邪道,肯定也接触过正统修法之道,你这样下去活是能活,可却是不人不鬼的,这不是你延长自己寿命的初衷吧。”

喻文州话音未落,对方竟是出手攻击了,只是这攻击嘛…….

招来数条毒蛇,看到喻文州就跑了;

唤来一群怨灵,没一个敢近身;

向他们泼出腐液,瓶口还没打开瓶身就碎了,对方差点没把自己衣服给烧了;

口中念念有词读出诅咒,咒语未完就被口水给呛到了;

……

期间都轮不到苏沐橙出手,连喻文州位置都没挪动过,就轻轻松松把招数给化解了。

“你恨我没用,学校一旦开始彻查,你屋里的那些见不得人的东西必被曝光,你若是想报复伤人,你还是免了吧,造孽会反噬,你肯定比我清楚。”

话说完喻文州就不再出声了,就这么默默对峙了一会,对方留下一个怨毒的眼神就关门回屋了。

“呃……他不表示点什么?”苏沐橙围观完全程,有点闹不明白眼下的状况。

“赶紧收拾东西跑路啊,不然还和我们在这里晒月亮么。”喻文州拿出手机看看时间,表示可以回去了。

“不抓他么?”苏沐橙边回身边询问。

“他寿命无多了,用那么多不正当的手段活到现在已经是极限,这次想了这个招来延缓他迅速衰败的身体。”

“哦…对了,你说他一百年前不是中国人是什么意思。”苏沐橙又问。

“曼陀罗在古希腊语里的意思是‘男人爱欲之药’,配上雄狮骨头烧制的粉末,和金箔一起,是一种刺激男性能力的c药。这个药方我们这里哪里晓得,但是修习过希腊咒术的定然晓得。”

“他不是男的么?”

“双性人。”

“好吧,我都没看出来。那他这下的蛊算是中西合璧?”

“可以这么说吧,提起这些血气方刚雄性的精力,他吸收到的精气更为纯正,如果可以,我想他愿意亲自上阵解决的,只是现在他衰老的太快了,你刚才瞅着也像五十岁的人了吧。”

“是啊,小伙子肯定是勾搭不上了。”

“男生一家因为母亲信佛,会让家人饮用甘露水驱邪消灾,所以他们持续呕吐腹泻就是因为这个。”喻文州大致解释了这家人生病的原因,“事情也算解决了,没有白跑一趟,我已经通知他们多盯着了,只要他不再犯事,就由得他去了。”

 

 

— — — —TBC— — — —


评论(6)
热度(36)

© 玉水明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