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水明希

开个小号,自己写点东西玩玩~

闲人琐事(七)①

※ Only 韩叶 / 喻黄,BG 微张楚

※ 各种私设,灵异题材,有部分为亲眼所见之事改编,涉及专业词汇全部是百度

※ 不虐,无肉,不会起题目所以是乱起的




七、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①

 

喻文州和苏沐橙是晚上十一点回到家的,苏沐橙提议要不要多留一晚,喻文州则认为没那个必要了。

“这么放心?”苏沐橙问。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下蛊手法自然是隐秘的,监控摄像头未必会拍到。”

“对啊,而且发生集体腹泻事件,首先会被考虑的是饮食卫生,因为只是腹痛呕吐的话看起来更像是食物中毒,怎么的都不会是想到被人投毒,更何况…”苏沐橙突然想到什么反应了过来。“那是……!”

“他画蛇添足加了曼陀罗嘛,它的毒性是因为含有各种生物碱,这个问题你问新杰更好,他说得更清楚,曼陀罗不轻易大量种植,这学校里更没有,除非人为投毒,往下细查就闹明白了。”喻文州说。

“只要是人为投毒就会严查相关人员,搜查住处也是迟早的事,指不定曼陀罗还是他自己种的,直接药品交易容易留下线索,我看他做了那么久没被发现,早就放松警惕了。”

“他选择下药的菜都是肉菜,还是香口味重的类型,十分受男生欢迎,加之这里靠近男生宿舍,是很适合下手的场所。我猜他是直接把药蛊下在了生肉里,和调料拌在一起腌制,多问几句这道菜是经谁的手,大致方向也能确定了。”

“你考虑得很周全,虽然能从呕吐排泄物检测出毒素,可是今天回锅肉和宫保鸡丁都卖完了啊,菜盘我看都洗干净进消毒柜了。”苏沐橙刚提出疑惑瞬间又转过弯来,“哦…可以问问学生吃过什么,那就可以排出一个范围了,傻了。”

“叶修的最佳搭档怎么会傻。”

“啧,你这恭维我接受了。”


路过小区附近便利店的时候苏沐橙想买杯咖啡被喻文州拦下了,

“大晚上你还想不想睡了,咖啡喝多了对皮肤不好。”

“哎呀,喻队长这么温柔让我的心都要融化了呢。”苏沐橙捧心作少女状。

“怎么,爱上我了吗?”喻文州见多苏沐橙搞怪了,顺着她的话接下去。

“还是别了吧,太杀脑细胞…...”苏沐橙顿了顿,“然后再被少天同学追杀吗?我可不想我的余生生活在颠沛流离中。”

“呵呵。”

 

到了房门口,两人互道一声晚安准备各回各家睡觉,谁知苏沐橙打开房门看到的不是预想中的韩文清,而是张新杰回来了。

“哎?新杰你回来了?”苏沐橙惊讶,她以为张新杰还会多陪楚云秀几天再回来的。

“嗯,回来了。”张新杰说。

喻文州看到张新杰回来了,便跟着苏沐橙进屋和张新杰说话。

“怎么这么早,多陪陪云秀才是,她身体怎么样了。”喻文州说。

“被云秀赶的吧,养伤期间被新杰盯着估计是要疯。”

苏沐橙倒不是神机妙算,而是最近楚云秀在微信里吐槽了不少。虽然是在养伤但楚云秀又不是弱柳扶风的单薄身体,可天天被张新杰盯着按时睡觉却是让楚云秀受不了了。十点就睡可一点儿不符合她的追剧原则,一到点手机平板全部被没收,楚云秀都想去法院起诉张新杰限制人身自由了,虽然张新杰是她男朋友来着。

“云秀瘴气吸得多了些,又不顾自己的身体把另个昏迷的新人背了出来,刚回到驻扎点就倒下了,在医院昏迷了好几天,现在没大碍了,上面批了长假,正好多休息休息。”张新杰怎么不知道苏沐橙在笑他什么,他随即转移了话题。“她不爱吃药,自然是要看着。”

“老韩去哪了?”喻文州问。

“在医院,他说晚点回来。”张新杰答。

“啊?在医院?怎么了。”

 

进医院的不是韩文清,而是韩文清下午预约的客人。

他现在坐在急救室的门口,看着焦急等待的女孩儿,却不知该怎么去安慰。

“你阿姨没事的。”他说。

韩文清上午刚去一位女客户家摆了个阵,这位女客户丝毫不像其他人那样畏惧他的钱包脸,拉着韩文清唠唠叨叨丈夫出轨找小三小四自己异常悲惨的人生际遇。韩文清算得这男人会有浪子回头的一丝转机,遂来了女客户家里摆了一个扶持女主人气场的风水阵,帮助她稳定家中地位。劝离婚这种话,韩文清还是没有说出口。

苏沐橙和喻文州都不在,蓝溪阁一天没有开门营业了,韩文清办完事情照旧回蓝溪阁看一看,刚下车就见到有人晕倒在蓝溪阁门口了。

晕倒的女子是微信前日微信里就预约好了的,陪她一起来的还有一个二十出头的女孩子,然后话还没问上人就进医院了。

韩文清一眼就看出这女子是被煞气伤着了,灵魂状态是弱了点,生命倒是没有危险。

“别着急,你阿姨不会有事的。”韩文清又开口,劝女孩子坐下来等。

“你且说说你阿姨最近的遭遇。”

女孩子接过韩文清递过来的矿泉水,猛喝了一大口,平复自己的呼吸,和韩文清大致描述了她阿姨的情况。

女孩子的阿姨独居在70年代一栋老旧的宿舍楼里,邻居不多,大多已经搬走了,这么多年她的阿姨自己一个人住得挺好的,身体还算坚朗,女孩子偶尔过去小住几天,帮打理一下家务。

就上个月一开始,阿姨突然开始间歇性头疼,原以为是吹了风感冒,就没在意。然后过了几天人就开始出现了幻觉,阿姨人还能活动,自己撑着去了趟医院检查,没有癌症没有肿瘤也不是心血管疾病,医生开了点止痛药就回来了。谁知上周末开始做噩梦,总看到神啊鬼啊的,还梦到有人说她命不久矣。到底是年纪大的人经得多,阿姨一瞬间就感觉自己像撞邪了,通过朋友的介绍,就来了蓝溪阁。

女孩子不常在家,所以具体的也不清楚,现在只能等阿姨救过来才能问了。

“你阿姨自己一个人?”韩文清问。

“是啊,她不婚主义,自己一个人,我偶尔过来照顾照顾。”

“噢…”韩文清了然。

又过去了半个小时,人总算从急救室推了出来,送进了观察室。

“阿姨。”女孩子唤了一声就掉眼泪了,哽咽得说不出话。

“您好,我是韩文清,昨天微信里和您约好的。”韩文清看对方身体虽然虚弱,但不是不能说话,便向其做了自我介绍。

“你好,我姓孙,这是我外甥女,你叫她小君就好。”

“孙姨您刚醒过来,医生让您留院观察一天,我明天再过来,您好好休息,不用想太多,我心里有数了。”

“好。”孙姨似乎很相信才第一次见面的韩文清,他离开时还让小君送到了医院大门口。

 

“韩队你回来了,这么晚?”

韩文清到家的时候,只见喻文州、苏沐橙和张新杰在客厅团团坐等着他。

“预约的那位在蓝溪阁昏倒了,送去了医院。”

“很严重?”喻文州问。

“还好,应该是被人怨恨了,在她住的环境或饮食里弄了东西,被煞伤到了。”

“明天能去对方家里看一下就能确定了吧。”

“嗯,新杰你一起,蓝溪阁下午再开店吧,大家也都累了。”

“我还好啦,你们该干嘛干嘛,我留下来看店。”其实看店也不是什么轻松事,偶尔货品运到了,还得苏沐橙自己一个人搬货理货,不过她还是把这事揽下来了。

“我明天没什么事,我和你一起去吧。”喻文州说。

“好。”

“叶修什么时候回来?”韩文清突然问道。

“你们都没联系?”喻文州诧异。

“这两天太忙,没来得及问。”

“呃…”显然叶修韩文清和喻文州黄少天的相处方式是不同的,这让喻文州一时语塞,竟不知怎么答好。

“叶修和少天后天回来。”最后还是苏沐橙答了。

“嗯。很晚了,大家休息吧。”

 

— — — —TBC— — — —


评论(4)
热度(27)

© 玉水明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