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水明希

开个小号,自己写点东西玩玩~

闲人琐事(七)②

※ Only 韩叶 / 喻黄,BG 微张楚

※ 各种私设,灵异题材,有部分为亲眼所见之事改编,涉及专业词汇全部是百度

※ 不虐,无肉,不会起题目所以是乱起的



七、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②

 

韩文清和张新杰今天的目的地是在城市最老的片区里,大多是矮层的板楼,不超过七层,有些是私人买地起的小屋,有些则是当年国有单位的宿舍楼。孙姨的家就在一栋五层两单元的楼房里,是原来市皮革厂的职工宿舍。两单元二十户居民大多都买下了房屋的产权,虽然皮革厂已经倒闭,但不影响宿舍楼的使用。孙姨住一单元三楼右边,对门在别处买了新房已经搬走没有人居住了。

“两个单元总共也只有七八户在住了,有几间被房主租出去当了仓库,阿姨楼上一层都被拿来存货了。”老片区七拐八拐的巷子很多,小君怕韩张两个人不认得路,早早就在巷口等着。

“对面的是什么单位的房子。”聊着聊着就走到了楼下,韩文清停下脚步,指着房子正对着的三十米外的一栋楼房问道。

“那是市二建宿舍区,有七八栋楼呢,你指的那栋是房型最小的,一层十个单间,特别小,不过现在也是没什么人住在那里了。”小君说。

“这边你好像很熟。”张新杰说。

“其实我是外婆和阿姨带大的,我爸妈早年经常跑外地,没法照顾我,这里就是我半个地头,我们一拨小孩子经常溜进二建大院玩,熟人熟脸的门卫也不拦我们,有次点炮仗把一楼窗玻璃给炸碎了,集体被家长打了一顿,可惜那家爷爷前年走了,他做的糖水可好吃呢。”小君有些惋惜道。

几个人进门的时候,孙姨正半靠着沙发看报纸,虽然天气炎热,身上还是盖了张毯子。

孙姨想起身迎他们,被张新杰拦下了。

“不介意我们到处看看吧。”韩文清客套话不多说,立刻进入正题,只不过这毕竟是单身女人的住所,还是提醒一下对方有没有要避忌的地方。

“没事的,你们看吧,有什么需要的和小君说。”孙姨说。

韩文清擅长阳宅风水,这项委托他自己都能胜任,叫上自己的副队一起,是为了让张新杰看看孙姨的身体情况,开点药方菜谱用以调养,让人早点恢复身体健康。张新杰身为韩文清的搭档,不用言明就知道了意思,这次过来就提备好了安神补气的蜜丸。

刚才向小君询问过的二建宿舍楼,已经被韩文清排除掉了。那个年代老区房子建设基本不讲什么风水格局,间距十分狭窄,积水吸尘的死角颇多,气流不畅是普遍现象。正对孙姨家的二建宿舍楼有七层,因为一层十件房的设计,长度比这边两个单元的还要再多出去十多米,高度也高出两层楼,加之两边还有一个坡度差,远远看去就像这边压倒了那边似的。不过这样也只是让皮革厂宿舍阴气略重而已,老人小孩比较容易生病,如果仕途有所追求则会被压制。但是孙姨这间临巷,客厅和房间的采光还是有保障的。

那到底是什么原因呢?韩文清还在思考着,然后看到了主卧里窗边的木质梳妆台。是个古董高档货,只一眼就能判断出了。韩文清伸手感应了一下,梳妆台很干净没有附着什么脏东西。梳妆台保养得挺好的,摩擦的痕迹显示年代的久远,花纹款式都是上个世纪20年代的东西。

看来是家传的。

窗台连着阳台,窗台上放有几盆多肉,韩文清认得这个,这在年轻人里十分流行,苏沐橙也在家里划出了个小区域出来,大大小小放了好多盆,叶修嫌弃放在地上没有观赏性,特地上淘宝给她订了个多肉架子,还是实木的。韩文清和叶修两个人在家折腾了一早上才把架子搭好。

韩文清想起叶修嘴角就控制不住向上飘,此时眼睛却捕捉到窗外闪过极微弱的光芒。他立刻走到阳台上查看,正对着卧室窗口的是另一栋楼的一扇窗,窗棱上似乎挂着什么东西。

“阳台对面是什么人家。”韩文清回到客厅,开口就是这么个问题。

“呃…对面那栋楼废弃了啊。”小君犹豫了一下,那栋楼没有人住很久了,她还在念大学的时候听说是要被拆掉的,不过后来不知怎的又不拆了。

“那栋是公房,很早就说要收回去了,相邻的几排平房小君高中时候就拆掉了,当时她住校所以不清楚。现在平房变成了空地,挪出来做停车场给周边停停车收点小钱,楼没拆是一层给看车场的工人住了,还租了两间出去开修车铺和小卖部来着。”孙姨解释。

“楼上呢?楼上还有人住吗?”

“没有了,以前有过流浪汉跑上去住过,后来又被赶走了,现在楼上断水断电的,应该没人进去了吧。”孙姨没有车,自然也不会常往停车场去,她回答得也很犹豫。

“韩队,是发现了什么么?要过去看看?”张新杰问。

“是的,只是不知道方便不方便上楼,如果锁着门,这么去撬怕是会被人阻止。”

“小君,你和韩大师一起过去瞧瞧,修车铺的老板是西巷7号刘叔的儿子,就你们以前特喜欢放单车轮胎气的那个,你去打声招呼,说楼下吴姐姐的猫跳窗过来了,你们上楼找找。”

“阿姨!”小君见自家阿姨毫无顾忌地把自己小时候的糗事说出来,脸蹭得就红了。

“噗…”不止张新杰,连韩文清都笑了。“咳咳,孙姨想得周到,我现在和小君一起过去,新杰你在这里照顾孙姨。”

“好,有什么给我电话。”

 

出乎韩文清意料,从一楼通往二楼虽然有一个大铁门,但只是掩着并没有上锁,随随便便一推就开了。修车铺的刘姓小哥人很好,和小君玩笑了几句,还借了个大手电筒给他们找猫。

“房子老旧光线差,你们带个手电筒比较好找。”刘姓小哥笑眯眯的,“楼上电线都剪了所以没电,但是水还是有的,二楼的厕所对外开放,在这停车修车的会偶尔上去方便,附近拆迁队都经常过来楼上存放点材料工具,你们要是碰到个人突然冒出来也不要吓着。”

刘姓小哥这话是说来安慰小君的,小君此刻挺紧张。不过她的紧张非此紧张,倒是被刘姓小哥误会了,她没有说破,随便应了声就跟着韩文清上楼了。

小君听韩文清说看到了些东西,脑子里就开始脑补妖啊鬼啊毒蛇啊蝎子啊,然后外国电影里的丧尸电锯狂魔都冒出来了。她哆哆嗦嗦跟在韩文清身后,韩文清突然停下都没注意到,一头撞到人的背上。

“你不用这么害怕,你脑子想的这些个都不会出现。”

“你知道我在想什么?!”小君惊讶。

“人在害怕惊恐的状态下,身体气场温度会急速下降,流动方向也会变得凌乱不稳定,就连被你放了单车气的小哥都看出你紧张了,我又怎么可能没看出来,你现在整个人都在发抖。”韩文清无奈。

“喂!…”小君听到韩文清提她放单车气的事更不好意思了。

“你把这个戴上。”韩文清解下腰包上的挂饰,递给小君,让她暂时将挂饰扣在钥匙串上,“一会记得还我。”

“哦。”小君接过挂饰,看到韩文清的温柔笑容忍不住又哆嗦了一下。

这韩大师还是不笑的时候比较……嗯,正常,小君想。

韩文清露出温柔笑容倒不是要和小君展示他的平易近人,而是那个挂饰是叶修亲手做了送给他的,是一对来着,想起爱人的心意韩文清自然而然是要微笑的,更何况他突然意识自己说话越来越像叶修了,抓住别人放单车气的往事吐槽,可不是韩文清以往说话的风格。

小君不知道韩文清的心理活动,不过戴上挂饰后她感到自己被一阵温暖包围,心里顿时平静了不少。

孙姨家在三楼,正对着阳台的窗口当然是在三楼。韩文清二话不说直奔目标房间,他都不用数要找的房间在第几,靠着对环境出色的辨知能力一下子就找到了。

三楼的房间大多门都开着,只有这间关着,韩文清大脚一踹,门都差点被他踹崩了。

踹开门的韩文清没有马上进到房间,他只是将手电筒光束向上抬了抬,就寻到了他刚才捕捉到的光线的来源。

 

 

— — — —TBC— — — —


评论(8)
热度(26)

© 玉水明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