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水明希

开个小号,自己写点东西玩玩~

闲人琐事(七)④

※ Only 韩叶 / 喻黄,BG 微张楚

※ 各种私设,灵异题材,有部分为亲眼所见之事改编,涉及专业词汇全部是百度

※ 不虐,无肉,不会起题目所以是乱起的



七、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④

 

事情的过程不是很复杂,在孙姨和小君的记忆里,实在是不知道哪说错或哪做错了才会产生这样的误解。

她们原本和李嫂并不认识,就连她的丈夫诸葛清她们在这住了几十年了也没打过交道。虽说是一个片区的街坊,孙姨熟悉的只是本公司宿舍的同事和里巷内的十几家罢了,巷口沿街的几户还真没接触过。

大约一年多前,孙姨买菜骑车回来经过巷口的时候突然被一辆黑色小车上下来的几个男青年给拦住了,他们不分青红皂白地就把人从电单车上拉了下来,操着浓重的外地口音指责孙姨把他们的车站划伤了,要孙姨赔钱。

孙姨虽然年纪大点,倒还算镇定,冷静下来后仔细想了想,没觉得自己擦到了对方的车子,就说报警调监控让警察处置。对方看到她这么表态也挺淡定,直接说用什么报警啊,我们就有车载录像可以看。其中一个男青年操作了几下,就给孙姨看录像,从拍摄的那个角度去看还真有点被碰到的样子。孙姨还想辩解几句,就被一群人嚷嚷着私了赔钱。眼看着没法脱身看,孙姨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办,这时候有人过来给她解围了。

临街的几个住户正好在诸葛家门前聊天打麻将,从孙姨被从车上扯下来到一群人要她给钱,整个事情经过他们都看到了。很明显就是碰瓷了嘛,于是他们就过来帮忙了。一开始这群青年还叫嚣着,压根不把这些街坊放在眼里,谁知其中一位说他家门口也装有监控,不如调出来看看,这些家伙才怂了,灰溜溜开车走人。

这就是孙姨和这些街坊认识的经过,后来孙姨为了答谢大家,从老家托人带了不少土特产,当天帮过她的人手一份。

 

“当天那位李嫂也在场吗?”张新杰问。

“那时候还没认识她,就只是五六个正好在那打麻将的,有诸葛伯伯还有另外几位叔叔,有的是住那的有的是隔壁小区过来玩的,他们都认识,当天还有好多人都看到了。”小君回答道。

“我和小君猜测过,应该是后来那次聚餐惹得误会。”这时候孙姨想起了一件事情。

 

那次分发了土特产之后,孙姨和这些街坊也熟络起来了,其中一位还是她初中同学的长兄,聊着聊着就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但再怎么熟络,更多的时候就只是是见面打声招呼,问问买什么菜或者扯几句当地热门新闻,孙姨同学的长兄是开杂货店的,无非有需求的时候去帮衬一下,再多的就没有了。

至于孙姨提到的那次聚餐,时间大概是在两个月之前的事。

去年这个片区的斜对面开始挖地基建商场,白天施工有噪音,听着虽然很吵吵但忍忍就算了,没想到工地的扬尘问题一直没得到解决,工地离孙姨家的几条巷子直线距离都不到五十米,只要稍微刮点风,这边就像起了雾霾似的。

陆续有人去反映抗议都没有效果,后来其中几家一合计觉得这样下去不行,决定联合起来集体向上反映情况,就为了这事几十户人家经常碰面和开会。一来二去的,认识的人也越来越多,直到事情终于得到解决,大家又组织了一次聚餐。

“聚餐是很多人在场的吧,那位李嫂有参加么?”

“因为当时需要经常交流信息,邻里走动都比以前多了,我就是那时候和李嫂认识了,也去他们家做客过,可是当时不止我在啊,小君也在,还有别的街坊也在,总之不可能单独两个人就是了。再者,聊天多数都是为了环境的问题,这些个大家都能作证的。”

“一开始李嫂对我们挺热情的,我们送了土特产,她自己也做了不少冬瓜糖特地留了给我们一份。时间上的确是在那次聚餐后她的态度发生了变化。应该周六那天吧,我们饭后散步回来路过他家楼下铺面,看到诸葛伯伯自己在焊铁架,所以我们俩就过去打招呼,就是问他焊架子要干什么,顺便东拉西扯这样子,还没几分钟呢,李嫂就突然跑了出来。我们刚开始还没觉得什么,结果她就在那说,‘做不了,我老公什么都不会’之类的,我们开口说话,她都立马打断,阿姨她一头雾水,我是有点反应过来了,当时看着诸葛伯伯的脸色都不好了,我就说要洗衣服就拉着阿姨走回家。”小君说。

“我是回到家了,小君大概这么一说我才反应过来。当时第一感觉就是觉得好冤啊,想着是不是要打电话解释清楚,或者当面出来大家挑明白,然后小君把我拦住了。”

“为什么。”韩文清说。

“虽然李嫂态度已经很明显了,但到底她没有当街指着我阿姨骂小三,我们冒然找人谈判会比较唐突。而且诸葛伯伯几次帮助过我们,我们总得给人家个面子。这个误会肯定是建立在几次来往之上的,处理不够妥当以后就不好相处了。”

“那后来你们怎么解决的。”

“其实没算解决,因为李嫂我们不熟所以不了解,我们有心解开这个误会,可万一对方不信怎么办。之后我只能厚着脸皮去跟平日和诸葛伯伯来往比较多的几位街坊私下打听打听。”

“然后?”

“不问不知道,一问吓一跳,李嫂善妒在沿街的住户商家里是出了名的,但凡有异性多聊几句,都会被她骂走。甚至夸张一点的,如果看到自己老公和那些人玩在一起,她就跑去各种询问,或者扯什么是非的。因为诸葛伯伯为人友善,所以街坊都给他面子,表面上对李嫂还能维持礼貌的态度。”

“你刚才有提到,诸葛伯伯几次帮助过你们,是怎么回事?”此时张新杰注意到了一个细节。

“那个啊…当时我们举报对面工地扬尘,好像是被罚钱了吧,开发商记仇报复,晚上找人偷偷在巷子各处倾倒垃圾或者寻了些三无人员酗酒挑事。我们这栋楼原本的住户就不多了,他们大概蹲点了几天,摸到了规律,就跑上来故意敲门恐吓。一开始报警还有点作用,后来出警多了警察就不乐意了,而且附近的几个监控摄像头都是没开的,他们就更不想管了。”

“监控竟然没开?”韩文清诧异。

“你不知道,这种在老街老巷是常态,装了不开或者压根不装。”

“偏僻地带我知道有,但没想到市中心……”

“就是那天我阿姨被吓着了,有人在门前晃悠时不时发出奇怪的声响,偏偏正好碰上电箱烧了,宿舍楼停电,阿姨一时害怕就给诸葛伯伯打了电话,然后诸葛伯伯打了个手电过来,顺便帮修好了电。”

“如果非要说有单独相处,恐怕就是这回了。”孙姨说。

“可是修电箱的时候隔壁的几个阿姨姐姐都在啊,偏偏那天晚上宿舍这边没个男的,不然也不至于麻烦到人家。”

 

关于孙姨和李嫂之间的摩擦,要说的就这么多了,两个人私下真没多少交往。韩文清听完随即表示要去和对方接触一下。

“我刚才看着她进了巷口的第一栋房子,那就是他家了吧。”

“对的,那个修电单车的铺子就是诸葛家了。”小君看了看韩文清的脸,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道,“呃,您不会是要去...嗯,警告她吧。”

不得不说,就韩文清的脸再加上他的体格,是绝对能震慑到像李嫂这样的普通家庭妇女的。

“咳…”韩文清没说话,倒是张新杰出来帮解释了一下,“当然不会,我们只是去确认一下这剪刀和符咒是不是她放的,总不能冤枉人吧。”

“嗯嗯,那我们在家等消息?”小君问。

“我们一会儿直接回去了,明天你们方便吗?我们再过来。”

“方便的方便的。”

 

韩张两人道了别就离开了孙姨家,不用等到韩文清主动开口,张新杰就知道他有话要说了,多年的搭档默契不是盖的。

“韩队,是有什么不好对她们说的么?”

“从现场灵魂气息的指向上来看,这个东西是李嫂做的绝对没错了。但是呢,我在房间里感应到了另外一个人的气息,还是个女人的。”

“那栋废弃的公房不是可以自由出入么,说不定只是流浪汉寄宿或者街拍少女无聊来拍恐怖片的?”

“噗…新杰,你这笑话可一点都不好笑。”韩文清难得笑出了声。“不会是别的人,那个女人站在剪刀旁边很久,而且还触碰过。”

“那你是怀疑……”

“我怀疑李嫂是被人挑唆的。”韩文清认真地看着张新杰说道,“我和小君刚才回来的路上遇到了她,准确说是因为她在观察我们才被我发现了。就面相上来说,李嫂这个人内心自负但又极其软弱,甚至是有点胆小的。从她对她丈夫的各种行为上来看,恐怕她在婚姻里的地位是十分低下,长期以往导致她信心不足,所以只能通过严防死守丈夫和异性的接触来保卫自己的婚姻。”

“再往深处推测的话,李嫂的丈夫说不定根本不爱她,这可能才是造成她对婚姻不自信的根本,那个年代的人,凑合过日子是非常普遍的。”

“从衣着审美到行为举止,我个人推测李嫂的文化程度并不高。”韩文清说。

“对比孙姨的衣着打扮说话谈吐,李嫂因此而自卑……”张新杰补充。

“不管怎样还是先去看看,总不能只听一家之言。”

“嗯。”

 

 

— — — —TBC— — — —


评论(2)
热度(30)

© 玉水明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