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水明希

开个小号,自己写点东西玩玩~

闲人琐事(七)⑤

※ Only 韩叶 / 喻黄,BG 微张楚

※ 各种私设,灵异题材,有部分为亲眼所见之事改编,涉及专业词汇全部是百度

※ 不虐,无肉,不会起题目所以是乱起的



七、可怜之人必有可怜之处⑤

 

诸葛清的修车铺就在巷口第一家,也就是韩文清看到李嫂转身走进去的那一间。这是一栋四层半的小楼,看样子应该是诸葛家自己的房产,一层做点小生意,楼上自己居住使用。

韩文清用手腕蹭了一下路边的砖墙上的灰泥,才和张新杰走了进去。

“老板,可以借个水吗?刚刮到泥上了。”韩文清举起弄脏的手跟铺子里一位明显有点年纪的男人示意了一下。

“噢噢,那边有水龙头。”男人回答。

张新杰扫了眼这个十多平方的环境,门口有两个年轻小哥正在帮一辆电单车更换电瓶,旁边塑料椅上坐着玩手机的年轻女子应该是车子的主人。那很明显的,这位上了年纪的男人和旁边站着一直用很敌意眼神看着韩文清的褐色上衣妇女,应该就是诸葛清和他的妻子李嫂了。

韩文清在那装样子洗手,张新杰找了个由头和诸葛清开始闲扯,他说他们想在附近一带找房子租住,没想到房东报的地址有误,他们竟然走到空置的公房里。

“那你们最后联系上房东了没。”诸葛清笑眯眯地问。

“联系上了,她手误把门牌号写错了,房子在旧皮革厂宿舍,都没说清楚,小女孩子做事有点粗枝大叶。”张新杰假装抱怨。

“噢?那里哪家要出租房子啊。”张新杰这么略微一提,立刻引起了诸葛清的注意。

“就靠里那个单元的三楼。”张新杰答道。

“哎?那家我认识啊,之前没听说要出租房子啊?”诸葛清说。

“房东姓孙,不过来接我们的是位姑娘。”

“对对对,就她们家。”

“我听小姑娘说,她阿姨最近身体不太好,要接过去照顾,所以打算把这边的房子出租出去。”张新杰回答得滴水不漏。

“这样啊……”诸葛清说了这几个字就不出声了。

张新杰还想说点什么,站在旁边很久的李嫂突然说话了,

“你管人家那么多干什么,没死不就得了。”

“你发什么神经!”诸葛清不高兴了,但是看有外人在场,虽面有愠色,最终还是没发泄出来。

“老板,谢谢啦。”这时韩文清走过来,一句话插进来让气氛没那么尴尬了。

“啊,没什么,小事。”诸葛清说。

初步探听结束,他们暂时也没什么要问的,就道了别离开了。

等韩文清和张新杰过了马路,走出诸葛家能看到的视线范围后,韩文清掏出手机给小君打了个电话交代几句,让她们不要露馅了。

再然后,他们绕了另个方向,回到了原来装置剪刀煞的那个房间。

“剪刀处理过了吧。”张新杰问。

“处理过了,不会对孙姨她们造成什么影响,就只是把剪刀。”韩文清答。

“但愿能顺利地把背后的那个人给引出来。”张新杰说。

就在走过来布置诱饵的路上,张新杰简单地分析了一下,韩文清也认同张新杰的观点。李嫂看得出是个目不识丁的女人,没文化见识短浅,善妒却胆子不大,不像是敢动手杀人的那种,张新杰推断李嫂压根不知道那把剪刀和符咒加在一起的功效是有多么阴毒,估计她只是以为让孙姨生个病,或者是所谓剪刀剪红线的那种作用了。

重新放好了剪刀,恢复原来的样子,张新杰和韩文清离开房间拐进走廊,一直走到右边尽头的房间,推开了房间的侧窗,这个角度可以观察到巷口到巷子里头一百米的范围,包括公房楼梯前的一片都能看得到。

略微等了半个小时,他们才看到孙姨和一个穿着紫底印染黑色大花裙子的头发有些花白的女人出现在了公房前的停车场。两个女人在那里站着嘀咕了一会儿,才慢腾腾地走上来。

韩文清和张新杰看到她们上来了,就隐蔽在隔壁的卧室里,那里还有几个废弃的烂衣柜子,可以利用角度躲藏起来。

希希索索地脚步声传来,两分钟后能听到门被推开的声音。韩文清刚才已经把门掩成他第一次来这里探查时的样子,之前他和小君来的时候挺小心地没动到周围的物品,来没来过人一般人根本看不出来。

“你看,不是还在这里嘛。”一个声调有点尖的女人嗓音,看来就是那个穿着紫色裙子的女人了,幸得在修车铺里李嫂嚷过一嗓子,这不用费力就分得出谁在说话了。

“我看到小君和那男的从这里走出来,好端端他们来这里干嘛。”这应该是李嫂在说话了。

“你不是说他们是来租房的嘛,找错地方了,只能打电话叫小君出来接。”

“我听他们说孙建怡身体不舒服,是不是这个剪刀会让她生病啊。”李嫂问。

“那是她活该,勾引别人老公是会遭报应的。这剪刀哪会让人生病啊,这只是让她不要到处勾引男人用的,这种不结婚的女人就是精神有问题,见男人就上去勾搭,你看现在造孽了生病了吧。”紫裙女人声音里洋溢着得意。

“我老公今天听到她生病了,担心得不得了。”李嫂埋怨。

“不着急,这剪刀再挂一段时间,他们就彻底断干净了,而且如果她们要是搬走了不是更好了。”

“搬走是最好的了。”李嫂说。

李嫂和这个紫裙女人再扯了几句就离开了,韩张二人看到她们在巷口又聊了十多分钟才分开。李嫂是直接回到了家里,紫裙女人则往巷子深处走去,离开方向竟是和去孙姨家的方向是一致的。

张新杰从李嫂和紫裙女人聊天开始就拿出手机拍照了,他的手机摄像头是经过一定改造的,能比一般手机拍清楚这个距离的人的脸,等紫裙女人离开,张新杰又单独拍了这个女人五六张。

“韩队,好了,我们可以回了。”

“嗯。”

 

今天在外面磨了一天,因为要蹲守真正设置煞咒的元凶,韩文清和张新杰又等了一段时间,等回到家都已经是平时吃完饭的时间了。只是为了等他们一起吃,喻文州发消息说会晚一点儿做饭。

迎接韩文清的,是叶修热情的拥抱。

“宝贝儿,你回来啦。”叶修整个人就这么扑过来半挂在韩文清身上。

韩文清还没怎么着,在厨房切肉的喻文州差点就把手给切了,黄少天更夸张,身体一哆嗦,水没喝到嘴里直接把杯子给摔碎了。

“啧,少天你年纪轻轻就手抖,改天去医院做做检查看是不是神经系统不好。”

“呸呸呸!你才神经系统不好,要抱回房间抱,知道什么叫礼义廉耻知道什么叫非礼勿视吗!”黄少天大叫。

“你脑子里都是什么黄色废料,我这叫正常地表达我的思念之情,你刚才吻文州的时候怎么不知道避着我们点,你才是大庭广众下不注意礼义廉耻,我看啊,你四个字都写不齐全。”叶修抱着韩文清不撒手,回嘴直接秒杀黄少天。

“哎哟。”这下喻文州真切到手了,黄少天拾了一半碎玻璃也不管了,直接跳进厨房关心喻文州。

“人家接吻你怎么还盯着看。”韩文清这时候才说话,他回手把叶修抱起,一直抱到沙发上才放下。

“谁要盯着看啊,刚才文州说在这边做饭,那我就说好咯,结果洗了澡出来就看到这俩货菜没洗呢就亲上了,亲了一分三十九秒呢,少天两只手还摸来摸去的。这么大一人站厨房门口愣是没看见,怪我咯。”叶修还抽空记了下时间,“这还是从我出来时开始算起的,谁知道他们之前在别人家厨房还做了什么。”

“你描述得这么具体只是为了纯粹恶心人吧。”张新杰一眼看破叶修恶劣心思。

“你说对了!”叶修说。

“心累的那个是我好吗?”在厨房打下手的苏沐橙都快看不下去了,她觉得眼睛痛。

“对了,你们不是明天才回来么?”韩文清转移话题。

“事情办完了,外面吃住都不舒服,就改签提早回来了。”叶修倒了水递给韩文清和张新杰,“你们今天办事顺利吗?”

于是韩文清简述了一下他们手头的这件委托。

“这样啊,我看跟事主真正有仇的是那位穿紫色裙子的女人吧,下那么狠的手,非要了对方的命不可。”叶修说。

“嗯,我和新杰基本也是这么判断的。”韩文清说。

“你们怎么就这么确定剪刀一定是紫色裙子女人弄的呢,老韩不是说了符咒上血液的气味更接近李嫂的气味嘛,或者是她撺掇那什么李嫂找个神婆弄的,这种符咒够邪门的啊。”黄少天走过来参与讨论。

“这种手法本来就很偏门,现在的农村里都还流行这个,如果李嫂去神婆那求来的,我觉得更不可能的,别小看现在的神婆,五通起码有一通,难道都看不到李嫂她丈夫到底出没出过轨吗,这肯定是那紫裙女人弄来的,但是操作的是李嫂自己。”叶修说。

“不愧是叶神,没到现场都推测出来了。”张新杰说。

“靠!我家队长也能推出来好吗?”黄少天不服。

“是是是,你们都能推测出来,所以可以过来帮把手吗,开饭啦。”

苏大小姐一发话,谁敢不从,大家纷纷站起来走到厨房帮忙,端菜的端菜、盛饭的盛饭。

 

“那现在下一步打算怎么做。”终于闲下来的喻文州问道,他接过黄少天帮他盛好的汤,细细尝了一口。

“明天我们单独约了小君出来,想要一次性把问题解决了,还得从这个紫色裙子的女人入手。”韩文清说。

“不能给道护身符,或者下道结界什么的,现在不是折腾你们跑好几趟?”黄少天问。

“我略略观了一下这女人的面相,心胸狭窄可谓是全写在脸上了,现在她用的手法极其恶毒,用的东西极污极脏,而且擅长借刀杀人,孙姨和小君明显都不精于这种人际关系的梳理,人家隐在背后对她们动手,她们是一点法子都没有,护身符护得了一时护不了一世。要是整个大环境对她们不友好的话那就不是符咒可以解决得了了。”张新杰说。

“我看被这女的祸害的街坊邻居不少,多打听打听吧,尽量别让她继续害人了。”

“我们会的。”

 

 

— — — —TBC— — — —


评论(10)
热度(27)

© 玉水明希 | Powered by LOFTER